首页 >>游记攻略 >>走进埃及之一亚历山大古城探秘之旅

走进埃及之一亚历山大古城探秘之旅8天
  • 冯赣勇

  • 2013年5
  • 北京
  • 埃及

中广网北京5月11日消息(记者冯赣勇)2013年5月10日,由埃及驻华大使馆旅游处与中国爱车管理机构所属的北京海涛爱车环球自驾俱乐部组织的“魅力埃及自驾之旅考察团”,经过八天难忘的埃及自驾车之旅,圆满回到了北京。记者作为团员之一,历经了激动兴奋的八天魅力行程,记录下了诸多刻苦铭心的美好记忆,令人回味无穷。

从开罗前往亚历山大高速公路入口(摄影:冯赣勇)

5月3日晚上,记者随团从北京启程飞往埃及开罗,我们的团队由海涛爱车美女张燕伶担任领队,团员由奇艺网摄像连悦成、《车主之友》杂志记者王岩、远方网编辑沈宇文、中央电视台刘岩及张娟、郑锦良、余文国、张铁成、张潭、何培红、董长江、马风华等团友构成。经过十个半小时的航程,记者一行于当地时间5月4日凌晨顺利抵达埃及首都开罗。

沿途景观(摄影:冯赣勇)

埃及作为一个数千年的神秘文明古国,一般留给人深刻印象的是美丽的尼罗河,宏伟的金字塔,神秘的狮身人面像和大量宏伟的古代神庙。对于记者而言,最早了解埃及的则是源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观赏的一部根据英国著名女侦探小说家阿加莎. 克里斯蒂的代表作之一《尼罗河上的惨案》改编的同名电影,在那部影片中,记者作为观众,跟着比利时大侦探赫尔克里. 波洛及游客们乘坐的游艇,在尼罗河上进行了一次埃及游,在探究三起错综复杂的杀人案侦破的同时,饱览了埃及尼罗河风光如画的自然美景及震撼的人文景观,也对埃及留下了极为深刻的感观印象。

从开罗到亚历山大路两旁有很多这样鸽子窝(摄影:冯赣勇)

而当真的来到这个国家时不免得有些激动。特别是当见到了担任此行的导游亚瑟王时,他告诉我们下榻的这个米纳宫酒店(Mena House Obeoi),也有译为“米纳. 豪斯”的酒店,竟是当年开罗会议的旧址。知道这个信息对记者而言,更是平添了一些兴奋刺激的感觉。但万没想到后来在米纳宫酒店,记者又遇到了一段更难得的美好经历,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人气十足的导游亚瑟王(摄影:冯赣勇)

记者一行在埃及的第一个行程是前往距开罗北部260多公里的亚历山大老城的探秘之旅。在前往亚历山大途中,大家逐渐认识了我们的导游亚瑟王。非常帅气的亚瑟,高高的个子足有一米九几,由于在中国安徽芜湖敬修了一年中文,所以对于中国也很了解,20多年的导游经历练就了他风趣幽默的表达方式,特别是善解人意的细心,很快得到了大家的好感,并成了记者一行的好朋友。亚瑟虽然知识非常渊博,但表述起来却深入浅出,绘声绘色。在与我们的相处中既融洽又不时地开个小玩笑,使整个行程都充满了乐趣。

进入亚历山大市的车流(摄影:冯赣勇)

亚瑟介绍说:亚历山大位于尼罗河三角洲的西部,滨临地中海,面积100平方公里,人口305万,是埃及和非洲第二大城市,在埃及的最北端。亚历山大城建于公元前332年,因希腊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占领埃及而得名,是古代和中世纪名城,曾是地中海沿海政治、经济、文化和东西方贸易中心,有诸多的名胜古迹。

亚历山大地中海海滨(摄影:冯赣勇)

亚历山大风景优美,气候宜人,是埃及的“夏都”。东港港口至凯撒宫区间的海滨大道上,带有欧洲建筑风格的街景让人兴致勃勃,沿途建筑群间清真寺高耸的尖塔和球状屋顶也饶有风味。

路上行进的马车与摩托车(摄影:冯赣勇)

作为埃及最开放的城市,这里有30%的外国人在此长期居住,西方的经济文化对其影响很大,明显区别于开罗等地区。城市景观较开罗更现代,更西化一些,饮食、卫生及居民的精神面貌均较其他地区好很多,加上地中海的特殊环境,因而有“地中海新娘”、“埃及新娘”美誉。

亚历山大市区街景

随着亚瑟的介绍,我们的车也开始进入这个城市,大巴车顺着海滨公路行进,沿途一侧是美丽的海滨风光;另一侧是新老结合的城市景观,风光美景令大家目不暇接。经过一段行程后首先来到亚历山大著名的夏宫即蒙塔扎宫。

地中海海滨休闲一家人(摄影:冯赣勇)

夏宫坐落在亚历山大市东部海滨,占地155.4公顷,密林环绕,是一个独具特色的花园。1952年前一直是皇室家族的消夏避暑地,现海滨向游人和垂钓者开放。园内有法鲁克国王行宫(现为埃及国宾馆)。赫迪夫. 阿拔斯二世在世纪之交所建的这座土耳其佛罗伦萨式的建筑物尤为具有特色。

亚历山大夏宫花园(摄影:冯赣勇)

在这里,记者看到很多游客,包括当地的市民们都在王宫花园里休闲娱乐。三口之家、同学朋友聚会、情侣双双等等比比皆是,人们席地而坐,在绿茵茵的草坪上谈笑、聊天十分惬意。由于夏宫位于海滨,所以在此眺望海景风光也是绝佳位置。只见一望无际碧蓝色的大海上星帆点点,海阔天空的大自然美景令人心旷神怡。

夏宫合影留念(摄影:冯赣勇)

这里还有一点挺有意思,一些建筑物的外观上频频出现许多的主题字母F。据说一个报喜人告诉福阿德王,字母F将给他的家庭带来好运,从此他和他的儿子法鲁克给他们的子孙命名都以F开头。1951年法鲁克与娜瑞曼结婚,却没有更改她的名字,1952年1月他们的儿子诞生,他为其取名阿赫迈德. 福阿德,字母F被放在第二位,6个月后法鲁克被废黜。

夏宫海滨景色(摄影:冯赣勇)

从夏宫回返,驱车行驶在最能代表这座城市特色的亚历山大滨海大道上,更能看清马路沿海滩东西延伸约26公里的处处美景。亚瑟说,以前这里海滨大道并不宽,后来一位市长在他的任职期间,做了一件利民利国的大好事,就是将海滨大道拓宽。只可惜当还没全部完成这项工程时他就离任了。而目前人们得以在宽阔秀美的一大段海滨大道上徜徉,就是他所留下的功绩。

夏宫漫步徜徉(摄影:冯赣勇)

亚历山大不仅是埃及的历史名城,而且还是地中海沿岸的避暑胜地,这里城市从东向西长30多公里,除了刚才说到的一大段拓宽的道路外,南北最窄处还不足2千米。面对浩瀚的大海,背倚波光掩映的迈尔尤特湖。与其它地区不同的是,亚历山大城冬季凉爽潮湿,夏季受清新的地中海海风吹拂,气候温和,四季如春。

地中海海滨大道上的雕像(摄影:冯赣勇)

公元前332年,希腊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一世统治时,建立了这座城市,并以他的名字命名,定为首都。后于公元前305至前30年转成为埃及托勒密王朝首都。当时它是地中海和东方各国贸易和文化交流的中心,吸引着各地的商人、学者和诗人纷至沓来。

亚历山大海滨景色(摄影:冯赣勇)

历史上十分著名的亚历山大博学园就在此,它由藏书70万卷的图书馆、动植物园、研究院几部分组成。公元前48年,罗马统帅凯撒率兵占领亚历山大,烧毁了图书馆,珍藏的典籍付之一炬,造成人类文化史上的一场浩劫。

亚历山大图书馆一角(摄影:冯赣勇)

转眼间我们的车就来到位于海滨之畔,重新复建的亚历山大图书馆建筑前。亚瑟告诉我们说:亚历山大图书馆始建于托勒密一世(约公元前1364至前283年),盛于二、三世,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图书馆之一。这里收藏了贯穿公元前400至前300年时期的手稿,有大量阿拉伯文和欧洲文字书籍。因拥有最丰富的古籍收藏,曾经同亚历山大灯塔一样驰名于世。可惜的是,这座举世闻名的古代文化中心,却于3世纪末被战火全部吞没。

亚历山大海滨的游船(摄影:冯赣勇)

1995年重建后的亚历山大图书馆,矗立在托勒密王朝时期图书馆的旧址上,俯瞰地中海的海斯尔赛湾。占地4万平方米,它不仅是埃及的重点建筑项目,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世界范围内的重大科研和建筑项目,它的造型是从77个国家的设计中优选的。不知什么原因,从外面看图书馆造型某部分,不由得使人想起曾经玩过的一款当年红极一时的游戏“红色警戒”里面盟军用的时光转换器。

图书馆主体建筑(摄影:冯赣勇)

新落成的图书馆主体建筑为圆柱体,顶部是半圆形穹顶,会议厅是金字塔形。圆柱、金字塔和穹顶的巧妙结合浑然天成,多姿多彩的几何形状勾勒出该馆的悠久历史。令人称奇的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图书馆主体建筑都像是一轮斜阳,象征着普照世界的文化之光。在外围的花岗岩质地的文化墙上,镌刻着包括汉字在内的世界上50种最古老语言的文字、字母和符号,凸显了文明蕴藏与文化氛围的构思和创意。

过去的亚历山大灯塔旧址上建起的城堡是现在的埃及航海博物馆(摄影:冯赣勇)

驱车离开图书馆来到滨海大道的最西端,就是著名的亚历山大灯塔旧址。有人说,现在的亚历山大已无任何古代的遗迹,希腊和罗马都已成为过去,但仍有值得一游的价值。这就是往昔照亮港口的灯塔。它曾遭回教军破坏,又加上11世纪的地震造成崩落,现在已经全无踪影了。灯塔所在的小岛叫法罗斯岛(Pharos),此后欧洲用Pharos一词来表示灯塔和航标,可见这座灯塔是多么的有名。

在亚历山大灯塔旧址海滨休闲的埃及姑娘(摄影:冯赣勇)

灯塔也被称为世界古代七大奇观之一,1477年在倒塌的灯塔的原址上修建了现在的城堡。1966年纳赛尔执政时期,这里的城堡改为了现在的埃及航海博物馆,馆内展出模型、壁画、油画等,介绍自一万年前从草船开始的埃及造船和航海史。与开罗古城堡并称为埃及两大中世纪古城堡。

庞贝神柱遗址(摄影:冯赣勇)

在亚历山大最后参观的是著名的庞贝神柱。庞贝柱是埃及亚历山大遗留下来的最著名的遗址。建于297年的庞贝柱又称骑士之柱,耸立在亚历山大城西南角,孤峙于塞拉皮姆寺的废墟上。原是为纪念黛奥克雷轩皇帝在此分粮赈济灾民而立,柱脚上刻有纪念他的文字。后来却成为海航者的指标。

庞贝石柱前的狮身人面像(摄影:冯赣勇)

庞贝石柱由粉红色的阿斯旺花岗岩造成,高约30米,底部直径约3米,顶部直径2.5米,柱顶雕刻有花瓣的石托,古罗马大将庞贝死于埃及人之手,其骨灰存于柱顶骨灰罐里。石柱前有两座粉红花岗岩狮身人面像。

亚历山大街道上行驶的老式有轨电车(摄影:冯赣勇)

据说庞贝柱遗址原为神庙,391年被基督教徒破坏,神柱则保存了下来,大概是几百吨重的大理石柱难以摇撼之故。使人们现在参观时反倒经常想到巨大的大理石柱是如何搬运而来?又如何竖立起来的?即使现代,如果不借助机械,要竖起这么沉重的石柱也非易事。

热闹的小商品市场(摄影:冯赣勇)

在回程的路上,亚瑟让司机行驶在老城区中的商业街巷中,为的是让记者一行充分了解一下亚历山大古老的街道,感受下现在城市的喧嚣。车子在车水马龙不宽的街巷中穿行,而且商品货摊的排挡一眼望不到头,人流如织,人声鼎沸,让车上的人看着都眼晕,但是司机就是技术高超,开起来游刃有余。偶尔还和老式电车、马车擦肩而过。大家真是尽享亚历山大城中游的乐趣。

笑容可掬的埃及姑娘(摄影:冯赣勇)

回到开罗时已是华灯初上,大街上仍然非常热闹。但是为了尽快倒过时差,恢复体能,亚瑟建议我们要尽快回酒店好好休息,因为明天凌晨五点多就要启程出发离开开罗,全天行程四百多公里向埃及南部赫尔加达进发,真正体验的自驾之旅,将从明天正式拉开帷幕。

评论